「大山背客家人文生態館」人文部分,展出劉興欽畫作和放牛校長陳勝富事跡。大山背雖是小村莊,但奇特的地形地物,自古以來,許多神祕精采的傳奇故事,讓大山背增添豐富美麗的色彩


奇龍山


 相傳大山背是個非常神祕的風水寶地。大山背整座山的形狀,像一條蜷臥的巨龍,因為形狀奇特,人們也稱它為奇龍山。這條盤旋蜷曲的奇龍身上,據說自古以來就有許多道行高超,即將轉化人形,或是仍在繼續修煉,最後希望修成正果,飛升上天的動物精靈在這裡修行。山上經常霧氣蒸騰,是因為他們在那裡吞雲吐霧。


 相傳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條巨蟒在大山背的石洞中修煉。這條名叫頓頓的巨蟒,經過幾百年的潛心苦修之後,有一天他鑽出那深不可測的洞穴,爬上山頂,享受溫暖的陽光。當他抬起頭望著藍天白雲時,忽然想到,在他修煉的山洞下方,還有一個石洞,在洞裡修煉的是他的好朋友-巨蜥山狗太。


山狗太是專門為蛇治病的醫生,他也醫治被蛇咬傷的人。據說,只要有人被蛇咬了,山狗太都會知道,他如果銜了一塊木片放在這人的家門口,表示這人即將傷重不治,要準備後事了。若是山狗太口銜青草放在這家人的門口,就表示這人有救了,只要將青草搗爛敷在傷口上,就能痊癒。山狗太一邊救人,一邊認真修煉,希望將來能轉化為人形,修成像華佗那樣醫術高明而且救人無數的醫生。


 一想到山狗太,頓頓立刻想去找他,心念才動,就看到山狗太出現在眼前。原來山狗太早已感應到頓頓出洞,因此,從自己的洞中出來與他見面。這對好朋友愉快的聊了起來,還商議一起去拜訪住在奇龍山腳下,掌管油羅溪的長者尖石爺和他們的好朋友溜溜。頓頓和山狗太來到油羅溪中游,先向尖石爺請安,然後就趕緊去找溜溜。溜溜是一條體形碩大的鱸鰻王,這條超級大鱸鰻,是尖石爺身邊忠心耿耿又有愛心的差役。好友相聚,立刻熱烈的聊起來,因為他們已經好幾百年沒見面了,話匣子一打開,當然沒完沒了啦!


五龍村


 油羅溪 最下游的「鹿寮坑」,有一個村莊叫「五龍村」,那裡的地形很奇特,有五座巨大的山脈並排,山勢延伸到上坪溪和油羅溪 交匯的「相棋林」,就是現在的「竹東」。相傳那五座山脈原來是五條巨龍幻化的,他們是兄弟,在山上已經修煉了幾百年,即將成仙。其中最小的老五,也是頓頓的好朋友,他們經常交換修煉的心得,頓頓也常向老五請教修煉的祕訣,希望能提升自己的境界,好早日成仙。這些動物精靈在神仙洞府中精進的修煉,偶爾出洞相互鼓勵,日子就在平安順利中一天天過去。



 天有不測風雲,有一天,不幸的事情發生了…事情是這樣的:那一年,清朝的嘉慶皇帝來到臺灣巡視,他見到五龍山脈的奇特地形,感到非常驚愕。回朝後,立刻召來懂風水地理的大臣,攤開地圖仔細研究。大臣指著鹿寮坑驚駭的說:「啟秉皇上,不得了了!這裡有五條巨龍在修煉,即將修成正果,不久必出天子!」皇帝聽了龍顏大怒,拿起朱筆,往地圖上一畫,不偏不倚的畫在五條巨龍的頸子上。



皇帝的大筆一揮,位在臺灣新竹縣的油羅溪上游,忽然青天霹靂,雷雨交加,霎時天昏地暗,大雨傾盆。沒多久,洪水開始暴漲,尖石鄉的溪流氾濫,洪流溢出溪床,沿岸的土石被大水沖刷,像萬馬奔騰似的往下游直瀉而下,一時之間,彷彿天崩地裂一般。這驚天動地的氣勢,驚動了掌管溪流的尖石爺。尖石爺感應到大難即將發生,於是命他的差役鱸鰻王溜溜趕往下游查看。


翻山越嶺的鰻魚


溜溜不顧危險,在暴漲的溪水中奮力往下游去,差點被洪流和岩石撞傷,幸好他身手靈活地東閃西躲,才安然來到下游的鹿寮坑。溜溜一看,這還得了,急洩而下的洪流,力大無窮,像銳利的巨斧一般,竟然硬生生的將五龍山脈的前段給切斷了,斷裂處還鮮血直流,將河水染得鮮紅一片,相當驚人。



原來嘉慶皇帝這一筆畫下來,竟然將在山上修練的五條巨龍的脖子給切斷了,龍頭也被洪水沖得不知去向。溜溜被嚇得驚惶失措,正想趕回去向尖石爺稟告,忽然眼角一瞄,看見一條奄奄一息的大蟒蛇,在洪流中漂流著,他即刻趨前一看,竟然是他的好朋友頓頓,於是急忙伸手抱住他,拼命往岸上拖。


原來那天頓頓來找老五,正在談論打坐時吐納的訣竅,沒想到皇帝的朱筆像刀一樣切下來,老五當場喪命,而刀尾所過之處,雖然沒將頓頓攔腰斬斷,但卻將他割成重傷,一陣劇痛讓頓頓昏迷過去,掉落在溪水中,被洪水沖走,幸好被溜溜看見,即時將他救起。



溜溜看見頓頓傷勢嚴重,昏迷不醒,立刻想到只有專門醫治蛇的醫生山狗太能救頓頓。於是他抱起頓頓,不顧一切往山狗太修練的山洞前進。從溪邊往山上爬,又抱著比自己還重上幾倍的頓頓,溜溜真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當他到達山狗太居住的石洞時,早已氣喘吁吁,上氣不接下氣,連話都說不出來。


山狗太一見到受傷的頓頓,二話不說即刻展開急救,溜溜喘口氣之後,也在一旁充當助手,山狗太高明的醫術,果然不凡,在服過藥和包紮好傷口後,頓頓才悠悠地醒過來。溜溜見到頓頓張開眼睛,一顆懸著的心中於放下來,這時溜溜忽然想到,自己是溪裡的鰻魚,於是大叫著「糟了!我是一條魚,怎麼會跑到這麼高的山上來呢?剛剛不知是怎麼辦到的?現在我該怎麼回到溪裡去呢?這下可慘了!我一定會死在山上!」一想到再也見不到尖石爺,溜溜不免傷心的掉下眼淚。


「哈哈!溜溜,你不必緊張,你能從溪裡將頓頓抱到山上來,就一定能回到溪裡去。」山狗太安慰地說。


「可是,我剛才一時情急,忙著救頓頓,忘了自己是魚,所以


「哈哈,你是會爬山的鰻魚,難道還怕下不了山嗎?」


「真的ㄟ!我是會爬山的鰻魚!」溜溜高興地說。


「老天爺被你的愛心感動,特別賞賜你特異功能!」


「啊!我是有特異功能,會爬山的鰻魚!真是不可思議啊!」


溜溜看頓頓沒事了,於是將他留在這裡養傷,自己一跳一跳的回到溪裡,向尖石爺報告五條巨龍的不幸遭遇。五龍村的五條巨龍從此消失蹤影,不再威脅皇帝的寶座,不過從那時起,油羅溪的鰻魚,卻擁有爬山越嶺的本領。


龍泉井


頓頓雖然脫離了危險期,但是他的傷勢相當嚴重,需要一段時間的療養。療養期間,溜溜每天都來探望他,山狗太也天天都用龍全井泉水熬煮藥草讓他服用,還每天為他敷藥。



龍泉井離山狗太修練的山洞大約三里的路程,位於現今大山背樂善堂廟的後院,據說這口井的泉水,清澈甘甜,水質絕世,而且無論乾旱或水患,井裡永遠都保持一定的水量和水溫,令人嘖嘖稱奇,視為奇蹟。山狗太每天拿著竹筒,走到三里外的龍泉井汲水回來,為頓頓醫治和療傷,他這種不畏辛勞和濟世救人的精神,讓天地都為之感動,不久,他修練的山洞內,有一處石縫竟然開始滴出泉水來。



山狗太非常驚訝,趕緊拿竹筒過來接水,並且嘗了一口,哇!這泉水竟然和龍泉井的泉水一樣甘咧甜美,這可是老天爺賞賜的甘泉呢,山狗太非常感恩,更加用心地為頓頓療傷。頓頓的傷終於痊癒了,他感謝溜溜和山狗太的救命之恩,也為五條巨龍的悲慘遭遇感到惋惜。頓頓回到自己的石洞中繼續修煉,也經常去找好友山狗太和溜溜,一起談天說地,日子就這樣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地過去….


到了日據時代,還流傳一則有關溜溜的故事,據說當時在內灣一帶,有一位日本警察在追捕一位原住民同胞,警察當然跑不過長居山上的原住民,日本警察於是放開警犬去追捕,當警犬即將要追到這位原住民時,忽然草叢裡有一條大鰻魚一躍而出,張開大嘴咬住警犬,當場將警犬咬住,日本警察見狀,嚇得魂不附體,即刻拔腿落荒而逃。


頓頓、山狗太和溜溜是不是還在山上修煉呢?我們都是凡夫俗子,誰也見不到他們,他們可能早就修煉成正果,飛升上天,或者已經投胎轉世到善良人家,長大後成為了不起的人了。



樂善堂和蟾蜍石


日本統治臺灣初期,許多臺灣人不願意當亡國奴,因此經常聚眾反抗;大山背村出了一個了不起的抗日英雄鍾石妹。鍾石妹,道光30年(1850年)出生於廣東省蕉嶺縣白馬鄉,十四歲跟隨母舅渡海來臺,在今苗栗縣三灣鄉經商。鍾石妹22歲時向淡水廳申請開墾荒地,成為早年大山背的拓荒者。


 


光緒20年甲午戰爭,鍾石妹奉臺灣巡撫唐景崧之令,募集義勇軍5百名,駐防桃園南崁。日本軍隊為接收臺灣而發生乙未戰爭,鍾石妹英勇抗日,成為家喻戶曉的抗日英雄。為了抵禦日本軍隊,鍾石妹率領義勇軍把守大山背的要塞。這處讓日軍無法前進的要塞,就是現在的樂善堂所在地。此處有唯一通往大山背的石階道,一邊是山壁,一邊是懸崖絕壁,地形險要,易守難攻。鍾石妹在山脊上部署,守軍由上往下瞭望,彎彎曲曲的山路一目了然,因此只要日本軍隊一進攻,鍾石妹就能立即掌握軍情,率守軍擊退敵人。


 


幾次失利之後,日軍改變戰略,由大山背右側的田寮坑進攻。當日軍進入田寮坑時,山上起了霧,日軍在煙霧迷濛的森林中摸索前進,忽然眼前出現一隻巨大且醜陋無比的大蟾蜍,嚇得日軍倒抽一口氣。這隻巨大的蟾蜍口吐白煙,像毒氣一樣,使日軍個個暈眩惡心,不敢繼續前進。這隻巨大的蟾蜍阻擋了日軍一段時間。後來日軍運來一門大炮,對準大蟾蜍,連轟了幾顆炮彈,將大蟾蜍炸得四分五裂,才得以順利攻進大山背。


田寮坑的大蟾蜍被炸開後,變成巨大的石頭,部分還留在山腰處,就是現在的蟾蜍石;部分散落在河裡,其中一塊,又大又平坦,就是現在人們所稱的大石坪。大石坪後來成為行人休息歇腳的地方。


 

翻山越嶺的鰻魚  刊登於國語日報97.5.20.兒童文藝版


大山背的傳奇故事  刊登於國語日報97.5.13.兒童文藝版

創作者介紹

愛湘隨

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