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址:www.brera.beniculturali.it


開放:週二至日8:30~19:15


休息:週日、1151 日和1225


交通 地鐵綠線Lanza站,或黃線 Montenapoleone;公車 1481214276197




今天睡到自然醒,悠閒地吃完早餐後,我們帶著做好的午餐出發,第一站去Pinacoteca di Brera貝雷拉美術館,但瑾想先去史豐哲斯可城堡參觀,於是大家相約傍晚6點在米蘭大教堂會合。貝雷拉美術館與佛羅倫斯的烏菲茲美術館齊名,原為基督教會學校,曾為米蘭國家圖書館,於1776年改為美術學校,到1809年拿破崙佔領米蘭後提升為國家美術館並對外開放。整座建築呈四方形庭院,是兩層樓建築,中庭寬廣典雅,每個拱門分別由兩根石柱支撐。中央是拿破崙一世雕像,右手高舉做出勝利手勢,左手拿著權仗,迴廊裡的雕塑都是米蘭著名的藝術家或科學家。美術館也在整修,幾乎被鷹架包起來了,真不知從何拍照啊




因為到美術館已11點多,我們決定先吃完午餐再進去參觀,我們在一樓的美術館學校找個地方坐下來吃午餐,迴廊裡有我熟悉的美術系石膏雕像,來來往往的學子讓人彷彿又回到大學時代。吃完後我們走上2樓,進入美術館前得先經過紀念品店,我注意到有幾個東方人在翻閱畫冊,正準備去買票時,伶突然驚叫一聲,接著我也驚叫一聲!因為她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同事-陳老師,而陳老師正巧也是我讀研究所的同學!能異地遇同鄉已經夠叫人驚訝了,最恐怖的是,居然我和伶都認識他呢!陳老師這次帶老婆與兒子來義大利自助旅行,他們已逛完美術館,準備去吃午餐,哇這麼難得的緣分,合照一張是一定要的啦!


 


貝雷拉美術館平面圖(翻拍)


美術館收藏作品以1819世紀為主,全館共38間房間,500多件作品,除義大利本土作品外,還有部分國外作品。買門票時記得先向櫃檯要一份美術館導覽,裡面有平面圖及重點畫作提示,這樣就不會錯過美術館的鎮館之寶啦!以下介紹幾件讓我印象深刻的作品...



拉斐爾《聖母的婚禮》(網路圖片)



要不是因為拉斐爾《聖母的婚禮》,我想我是不會特別來參觀貝雷拉美術館的,好不容易找到《聖母的婚禮》,沒想到連畫都住進了「加護病房」!怎麼說呢?正在修復的畫作《聖母的婚禮》,為了不讓千里迢迢跑來的遊客撲空,館方特別將此畫放在展示間的正中央,四面用玻璃牆圍起來,裡面擺滿許多科學儀器與管線、顏料等,我們只能隔著玻璃遠望她,不巧中午時分「醫生」去吃飯了,所以無法看見他們如何「醫治」《聖母的婚禮》….畫中的婚禮不是在教堂,而是在陽光明媚的廣場舉行,由最高祭司主持,約瑟正將戒指戴到瑪麗亞手上。其餘人物分列兩側,形成對稱構圖。廣場石塊的透視線、人物的陰影、以及背景16角洗禮堂構成的空間距離,使畫面產生無限的深遠感。畫面的色彩鮮豔和諧,婚禮似乎在樂曲中進行



  傳說聖母瑪利亞是非常漂亮的姑娘,很多青年都想娶她。一次一群青年人按習俗個個手中拿著樹枝向她求婚,這時奇蹟出現了,一個名叫約瑟的青年手中的樹枝忽然開出花。於是教主把瑪利亞許配給約瑟,據說他倆的婚姻是上天註定的。拉斐爾依據這個傳說繪製成《聖母的婚禮》,以其特有的風格,一舉聞名。


  這幅畫的構圖樣式、環境和人物配置皆模仿老師佩魯基諾的《基督將天門的鑰匙交給彼得》,人物造型開始顯露獨特的柔美風格,畫面取對稱式構圖,背景是多邊形洗禮堂,大量使用水平線、垂直線和半圓形曲線,造成剛中有柔、簡潔明快、整體變化和諧的美感。中景、遠景的台階上之人物,利用大小遠近營造空間的視覺落差,讓畫面更有層次感。畫家巧妙地運用透視使空間深遠。畫面前景以對稱式佈滿人物,視覺中心是主持儀式的主教,約瑟正要將訂婚戒指戴在瑪利亞手上。瑪利亞後面是她的女友們,約瑟背後則是眾多的求婚者,約瑟的樹枝開花使其他求婚者陷入痛苦和不安,有的甚至激憤,前景中的青年就絕望地折斷手中的求婚棒。這是一幕充滿戲劇性的場面。畫中無論男女,形象都塑造得俊美,拉斐爾大量使用變化多樣的曲線,人物的體態面貌、衣服的褶紋變化,給人秀逸柔美之感。由於對這幅畫很滿意,第一次在上面簽了自己的名字(洗禮堂中間)。拉斐爾的《聖母的婚禮》不僅表明他充分吸收佩魯吉諾的藝術精華,而且後來居上,無論構圖與形象塑造都有所創新。尤其是畫面的平衡、背景的描繪、聖母瑪利亞的端莊文雅,均為前輩畫家作品中所罕見。



曼帖那《死去的基督》(網路圖片)


貝雷拉美術館諸多收藏中最著名的是曼帖拿《死去的基督》,這件作品從1829年就被收藏了,曼帖拿以標新立異的透視效果來追悼死去的基督,畫中佔絕大比例的基督,以壓縮身體的透視手法成功抓住觀者的感動,他蒼白直躺在觀者面前,卻讓仍舊以仰視角度來看即便死亡了仍屹立在我們面前的基督。雙腳底所裂開的傷口直逼我們,雙手的傷口隨後帶來移情後的刺痛,接著,視點落在基督受過深切痛苦後平靜的臉龐,相對的是角落裡三位哭泣的哀悼者。曼帖拿將基督頭部比例加大,為的是讓容顏能在彰顯傷口同時,不受正當透視影響而顯得次於腳部比例,不禁人想起米朗羅處理《大衛》這件雕刻時,也用相仿的手法。曼帖拿晚年不再使色彩,而是運用單色繪畫技巧,以仿浮雕的方式來作畫,讓《死去的基督》成功地呈現失去生命跡象的慘白樣貌,及刻骨銘心的信仰。



哈耶斯《吻》(網路圖片)


這件作品讓人津津樂道的是兼併愛國情操與情慾,將歷史中純粹的英雄戰事及兒女私情,在一個空盪的場景,即將遠行的英雄親吻即將面臨長久等待的少女,沒有閒雜人等,沒有邱比特與天使的奏樂,讓人完全將焦點放在「親吻」這個寫實的搧情動作。



在貝雷拉美術館看完一堆宗教畫,頭昏腦脹的我們決定去Castello Sforzesco史豐哲斯可城堡晃晃,還沒走到城堡,霖與伶在Via Dante路,靠近Pza.Castello,即地鐵Cairoli站附近,發現一家「戶外用品店」的旗艦店(店名忘了),這兩個女人,繼續2007年在烏魯木齊的瘋狂血拼,淪陷在店裡無法自拔,嘿嘿這回我可是把證據給拍下來啦!霖為了要不要買特價的Quechuo背包猶豫許久(台幣1千多元),我以她現在這款隨身背包太重為由鼓勵她買,當時不識貨的霖最後還是放回架上。




後來我們才知道原來「Quechuo」是法國很不錯的牌子,結果就是聽她碎碎念了二十幾天:「唉早知道那時候在米蘭應該要買的,你怎麼不叫我買呢?」,天地良心啊,我從頭到尾都鼓勵你買的ㄝ!當時你很訝異我不但沒有阻止妳買,還慫恿你買,你問我為什麼,我回答:「因為你現在的隨身背包太重了,該換個輕一點的」這家旗艦店最特別的是,還免費提供飲水機(有環保紙杯)及洗手間。當時有位男子讓我們印象深刻,他狂掃賣場,裝得滿滿的購物車,彷彿這些東西不用錢似的,看得我們目瞪口呆的,原以為去羅馬還會有這種「戶外用品店」,結果我們錯了米蘭果然是時尚之都,要買名牌還是在米蘭買吧!好不容易從店裡全身而退,就在店門口巧遇瑾,她剛從史豐哲斯可城堡逛出來。


創作者介紹

愛湘隨

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