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陳韻琳為校園福音團契傳道人,網路福音團契負責人,知名作家


文章出處 http://www.fhl.net/gp/2k0917.htm


宗教變成政治的時代




















達文西,Leonardo da Vinci(1452-1519)



拉斐爾,Raphael [Raffaello Sanzio](1483-1520)



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 Buonarroti(1475-1564)



  文藝復興三巨匠達文西、拉斐爾、米開朗基羅出現的年代,正是西方世界面臨精神危機的嚴重關頭。漫長一千年歷史中最重要的精神核心基督教信仰、以及在歷史中逐漸統攬政治大權的宗教領袖、宗教體制,都面臨從外部來、從內部自身主動生發的挑戰與質疑。這種危機,絕對跟宗教領導者在政治權勢上、道德上的腐化有關,而十字軍東征,顯然不僅沒有蔚為宗教復興,反而造成理想主義者大量的死亡不管是精神上的、或肉體上的死亡。此外黑死病一百年間在歐陸無法抑止的席捲,造成三分之一的人口消逝....,更使朝不知有夕的人心惶惶不安。因此,在文藝復興三巨匠出生之前的一百年間,大致是如下的景觀:


1、宗教界的權勢腐化與道德混亂:包括有三個教皇同時說自己是上帝所委派。


2、十字軍東征後遺症狂熱基要宗教主義。這後遺症造成異端裁判所的不停處決其他宗教信仰者諸3如猶太教或回教徒、或企圖改革教會弊病的理想者、或無辜的百姓。


3、神秘主義浪潮。很多人都冀望透過祈禱與上帝產生直接的認識、以瞭解祂的心意。(這多少跟對教會體制的不信任、對教會宣講信息的疑惑與不滿足感有關。)


4、強調道德與靈性的秘密結社興起。最有名的算是直接影響後來的「兄弟共濟會」的組織的秘密結社。


5、因戰爭與黑死病,產生強烈的「末世到了」的陰影,因此在藝術上到處可發現「死亡之舞」。


6、與「末世臨近」有密切關係的,就是出現「鞭笞派」,他們用皮鞭互相抽打,直到遍體鱗傷、鮮血四濺。


7、遊走四處宣講道理的傳道者很多,他們以其警世與勸勉,吸引非常多跟隨者。但這樣的傳道者,並不隸屬於教會體制,甚至對教會造成威脅。


8、正規教會組織下的教士們,道德淪喪不學無術者比比皆是。


9、開始有人企圖從聖經中找出教義根基,以駁斥現在的教會狀況,譬如約翰威克里夫、約翰胡斯等。


豐富人性與歡愉人生都被壓抑的時代


 這一切景觀中所蘊含的精神危機隱伏著,然後透過希臘羅馬古典文明的再發現,漸漸引爆開來。


 文藝復興的眾參與者,被冠以人文主義(humanities),這個字的含意中,是有著「人性」的定義。我們會發現,這是對中世紀以來直到文藝復興前出現的精神危機的一大反撲。文化本身呈現的是集體人群的精神活動,當文化因壓抑、或過分高抬某種觀點,導致強烈失衡而出現危機時,文化便會擺向另一端。這在文化思想史中例子多的不勝枚舉。


  整個中世紀,一直強調末世審判並死後的世界,活著的人生一直被壓抑著刻苦著,完全不鼓勵歡樂,過分強調靈與精神,對肉體的極度貶抑,這一切都使人性與生命的歡愉、親情愛情的禮讚不被重視。而文藝復興,恰好就是透過一個古典文藝的再發現中,把這被否認掉、卻真實存在的人性與生命的本質復燃起來。


 繪畫雕刻界一開始的文藝復興,是企圖透過希臘羅馬雕刻作品的發現研究,找到一種可以描述真實空間與真實肉身的方法。這段時間,再沒有比形式的突破更讓人興奮的了。這就是為什麼喬托繪出的人體有重量感、馬撒其奧畫出教堂祭壇的深遠空間,會讓那麼多畫家如此興奮,像朝聖者般,紛紛前往觀察研究。 達文西、拉斐爾、米開朗基羅所在的時代,正是文藝復興發展到顛峰之刻,形式的一再突破,已經使當時代人準確描繪人體與空間,不再有太大的困難。可是,人文主義者所著重的「人性」的表達,是遠比「形式表現」要寬廣深遠的多的。達文西、拉斐爾、米開朗基羅之所以把文藝復興推向高峰,正是因為他們善用已發展出來的形式技法,表達人性與他們對人生的理解。這正是他們之所以偉大的原因,但也因此,他們把文藝復興推向尾端,預備著另一個藝術時代的開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湘 的頭像

愛湘隨

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