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框框 讓生命發光    作者:不詳


    新竹往北的高速公路上,王新明(化名)開著車,經過收費站,撕下一張回數票,讓面無表情的收費員接走。算一算,每天從住處往返新竹就要用掉8張回數票,前天還是厚厚的一疊回數票,總是很快就變薄。「為什麼我的工作比別人辛苦?」瞪著前車迷濛的車燈,王新明不禁怨艾起來。「為什麼我一個美術老師,卻要在學校裡管秩序、教體育、打完學生還要在教室裡跟他們談什麼是美?」他很不能平衡地說。抱著回大學教書的期盼,王新明在國中教了6年書之後,出國攻讀了藝術創作碩士。沒想到,回國之後,師資相關法令才剛修改,碩士學位者已經無法在大學任職,時不我予之下,他只好到高職教美術。但是,升學主義凌駕學校教學,「美術課被嚴重擠壓,我上課只能做三件事:叫學生不要講話、不要吃東西,不要睡覺!」他沮喪地說。其實,王新明並不孤單。放眼各行各業,感嘆「懷才不遇」的人,比比皆是。


    你懷才不遇嗎?「天底下最痛苦的人,莫過於懷才不遇,因為他想做的,跟他能做到的有很大的距離,」中研院院士、歷史學者許倬雲分析。懷才不遇之感往往掩蓋了人的視野;沮喪、憤怒、抱怨與壞脾氣,阻斷了原本充沛的勇氣與行動力。到底怎麼樣才能脫離懷才不遇的困局?你的才能獨特嗎?靜下心來問自己,你真的具有你認為無法發揮的才能嗎?你真的夠努力嗎?你有把握住每一個稍縱即逝的機會嗎?那是獨一無二的才能嗎?對於才能尚缺乏檢驗的人來說,這其實是個當頭棒喝。


    以手風琴創作專輯《漂浮手風琴》創下近萬張銷售量,銷售數字甚至超過許多流行歌手的王雁盟,就是歷經8年,不斷充實手風琴演奏、創作功力,因而成功的例子。許多人乍聽《漂浮手風琴》時,會以為演奏者與創作者王雁盟是個從小學手風琴的外國人。其實,王雁盟是個59年次、清華大學動力機械系畢業的電腦程式設計師;而且,他是8年前才開始自學手風琴。「原來手風琴可以這麼美!」1996年,王雁盟26歲,第一次出國就到布拉格流浪,被布拉格街頭手風琴手的演奏深深吸引,於是立下學手風琴的夢想。


    但是難題來了:在台灣找不到老師。於是,他只好買琴譜自學,買一堆歐洲唱片,自己揣摩,還上網找國外高手請益。儘管學起來辛苦,跟小時候學鋼琴的經驗有很大的差距;周遭的人嗤之以鼻,他也甘之如飴。隔年,台北捷運開通,公開徵選第一屆捷運街頭藝人。他一聽到消息,興沖沖地報名徵選。結果公佈,他當選了!但是,挫折又來了。畢竟,當時的台北捷運不是布拉格街頭,王雁盟常常一個人像傻瓜一樣演奏著手風琴,沒有人仔細聆聽。「那真是很不一樣的人生體驗;演奏者其實很敏感,還是希望有掌聲;人家當你是街頭風景,你自己覺得很挫敗,」他說。儘管缺乏聽眾、自學很苦、在台灣很少有人能跟他切磋,他還是沒有放棄手風琴的練習與創作。白天,他在公司認真上班,下班後,他專心玩他的手風琴。


機會是給有準備的人


    手風琴是象徵著流浪,是劇場界的最愛。因為,在舞台上,燈光一打,拉一個長音,氣氛與意境就出來了。當劇場界人士聽說王雁盟會手風琴,爭相邀請他到劇場演出。後來,他也參與《三橘之戀》配樂的手風琴演出。沒想到,這張配樂竟然還打敗馬修‧連恩,奪下金曲獎,讓他喜出望外。當雷光夏、董運昌的專輯裡,王雁盟的手風琴演出叫好又叫座,時機出現了:風潮唱片決定為王雁盟出版一張手風琴創作專輯。「他對手風琴有想法,很瞭解手風琴的呼吸,在台灣,大概只有他可以做,」風潮唱片企劃吳涵婷說。經過一年的蟄伏創作,王雁盟的作品成功地劃開一塊手風琴音樂的獨特市場,也在台灣樂迷心中搶下認同感。


    所以,你的才能真的獨特嗎?對你的老闆、組織或市場來說,你的才能是不是不可或缺?甚至是一個致命的吸引力?換句話說,你的才能是不是可以幫你的老闆或組織解決他頭痛的問題?如果你有這項才能,那麼勇敢地展現出來吧!歷經8年的學習與磨練,王雁盟的體會正是如此,「人們常常說:我40歲以後要變成什麼什麼。但是我覺得,一下子要轉變是不可能的,人生沒有可以撿便宜的;夢想要實現,就是要不斷去接近它。」展現出來吧!如果你不敢,深藏其間的秘密可能是:你覺得能力還不夠、對自己還不夠有自信、害怕被檢驗、害怕失敗。


你夠努力嗎?


    懷才不遇的人總覺得,大家的能力都差不多,一天24小時,能努力的時間都差不多,但是,捫心自問,你真的夠努力嗎?去年,以演出大愛電視台的電視劇《四重奏》中的小妹而走紅、也擔綱音樂劇《梁祝》的洪瑞襄,在演藝之路上也有過類似的感慨。5年級後段班的她,早在讀大學時,就與歌手許如芸、錦繡二重唱一起在民歌西餐廳演唱,各自簽約出唱片,然而,洪瑞襄錄完兩張唱片,還沒上市就胎死腹中。「為什麼我的際遇就沒她們好?」她坦承當時的感受。


    後來,她演出《大鼻子西哈諾》的女主角才體會到另一層深刻的道理。當時,果陀劇場要開始籌備第一齣音樂劇,女主角勢必要由會唱歌的人來擔任。洪瑞襄為了準備試鏡,將一小段戲排練的滾瓜爛熟,加上她的唱功極佳,得到了女主角的角色,令她欣喜若狂。但是,她畢竟不是戲劇科班出身,正式排戲時,因為唱歌與演戲的動作無法協調,每天都當著同事的面被導演罵,不少同事心生不滿:「她又不會演戲,憑什麼當女主角?」她的表演還沒有上軌道,同事相處時又受到質疑與排擠,壓力大到讓她每天都會躲在廁所哭。儘管如此,哭完,她硬是背下所有的走位,走到哪裡要講什麼話,看哪個人、做什麼動作,唱哪一段歌曲。她接收所有的批評與指正,一遍一遍反覆練習,首演當天,製作人看過她在台北的表演,沒有太多的評論,但是,最後一天,製作人到高雄看最後一場演出時,中場休息時就衝到後台去告訴洪瑞襄說:「妳真的進步好多!」


    為了爭取幾年前在國家劇院演出的《真善美》音樂劇的女主角角色,不會看樂譜,英文也不好的她,先是找來《真善美》的專輯與歌詞,查單字,硬是把歌詞背下來。她還看了好多次電影以揣摩心境。白天,她去拍大愛電視台的戲,回到家就聽《真善美》,一直到國家戲劇院試唱之前,她已經聽了好幾百遍。後來,她成功的打敗另一位聲樂家,取得第一女主角的角色。儘管從事演出超過10年,洪瑞襄依然敬業。現在,排戲的時候,她會用數位錄影機錄下自己的表演,回家研究與揣摩。演出大愛電視台的連續劇時,每演完一段,就會到導演旁邊看小螢幕,看看自己可以怎樣修正。經過多年的苦熬與累積,洪瑞襄反思她當年對錦繡二重唱與許如芸的艷羨,觀點早已轉變:「當我們羨慕別人的際遇,其實,並沒有看到他們背後的努力,」她說。


態度讓你下地獄或上天堂


    才能與努力只是拒絕懷才不遇的基本條件。其實,態度,常常是決定一個人會出頭天,還是埋沒在人群裡的重要原因。EQ低的人,比較容易懷才不遇,」心理學者吳靜吉說。他觀察,他們對外界事物的評判標準高,只看缺點,不看優點。李一志(化名)就曾經因此吃虧。


    三年半前,李一志放棄美國的大藥廠研發主管的高薪,響應政府發展生物科技的決心,回台灣創立了一家研發型的生物科技公司。雖然他是五年級生,然而,當時政府對於這位得過無數專利與學術論文獎的年輕創業者很禮遇,常邀請他參與許多國家級的生物科技發展策略論壇、大型研討會。在會中,儘管有許多學界「大老」與年長的企業家在場,他還是援引美國先進的生技產業發展策略,直言不諱的指出政府與學界的缺失。結果,曾經有一位大老當場對他說:「你以為只有你出過國嗎?我們這些委員就只有你沒有白頭髮。」李一志認為:「那我幹嘛從美國回來?我又不是來和氣生財的?」


    結果,李一志吃了大苦頭。行政院開發基金與創投公司原本都承諾要投資他的生物科技公司,後來都因故「抽腿」,於是李一志的生物科技公司雖然有著輝煌的研發成果,卻因為缺乏資金,面臨轉賣給大財團的命運。「我當初是誤判形勢,大環境不好,政府沒有想像中支持,創投只看短期回收,」2月中,於是李一志坐在台北市中正紀念堂旁的花壇前不住地感慨。回顧三年半前創業時的豪情壯志,他坦承「不會做人」也是個大問題,「繞了一圈才知道,真的要很謹言慎行,愈低調愈好,」他說。「你無法控制別人,或是外界的環境,但是你可以控制你自己對它的反應,」暢銷書《活在當下》作者芭芭拉.安吉麗思在她另一本著作《愛是一切的答案》中提醒人們。


「態度」是關鍵


    「生活的目的是成長,成為你能力所及的最好模樣」安吉麗思提醒。因為,生活本身就是有挑戰性的,這些挑戰就是要幫助人成長的。所以,生活的目的不在於「應該」當上總經理或是升遷,或是賺到多少錢,沒有做到,也不表示失敗或是懷才不遇。改變看事情的觀點,無論遭遇為何,只要每天都能成長,變成最好的人就夠了。


樂觀創造自己的運氣


    許多人往往把自己的成功歸因於幸運;也有許多人把自己的懷才不遇歸咎於運氣不好。但是,運氣的真相到底是什麼?《幸運的配方》作者,英國心理學博士李察.韋斯曼(Richard Wiseman)為了找出幸運的真相,針對一萬多名幸運者與不幸運者做實驗。結果發現,幸運者可以在厄運中看見光明面、他們堅信生活中所有的厄運到最後都會否極泰來、不自怨自艾,還會採取建設性的方法來阻止發生更多厄運。而他們外向、開朗的個性容易感染週遭的人,容易交結人脈網絡,也比較容易有好的機會,得到別人的幫助。反之,運氣不好的人不敢期盼好運降臨,看任何事都很負面,容易自怨自艾,總是掛著苦瓜臉,所以也不容易得到別人的幫助與機會。「人不是生而幸運,人創造幸運」魏斯曼指出。


    56年次,以200萬台幣拍攝5分鐘的《賽德克巴萊》電影提案的電影導演魏德聖,就是突破框框,主動創造機運的例子。「這幾年,我都不參加任何的電影座談,因為都不重要,只是聽大家在抱怨而已!」魏德聖說。國片製片環境在觀影人口減少、劇本格局小、資金取得不易、市場回收不易、政府措施未調整的種種因素之下,導致長期的惡性循環。當大多數電影人感嘆時運不濟,魏德聖卻看到台灣的機會。兩年前,魏德聖擔任《雙瞳》的副導演之後,對於台灣人才拍電影的能力有了更堅強的信心,「台灣不是只能拍小成本的電影,台灣可以拍出大格局的電影,台灣只是缺乏英雄!」經過長期的鑽研,他在霧社事件的故事裡,找到像《大地英豪》、《末代武士》那樣會令全球為之震撼的英雄:莫那魯道。在《大地英豪》、《末代武士》的情節裡,英雄總是率領當地人打敗外來者或殖民者的欺壓,爭取自由。但是,莫那魯道的故事不僅只是如此而已。


    莫那魯道之所以領導賽德克族人反抗日本殖民政府,引發霧社事件,是因為一個美麗的彩虹橋傳說:賽德克族的祖靈住在彩虹橋的那一端,如果族人在生前沒有獵人頭(為了祭祀或報復的目的,並非隨意殺戮),並以紋面作為記號,那麼,死後,就無法走過彩虹橋,永世見不到祖靈,宛如下地獄。由於日本殖民政府禁止賽德克人獵人頭,莫那魯道眼看著族人死後將再也見不到祖靈,於是,為了族群的尊嚴與存亡,他發動了霧社事件。這樣的故事,需要大格局的場景,魏德聖預估,至少需要七百萬美金,而行政院新聞局的電影輔導金只有幾百萬台幣,絕對不夠。很多人對於他這種大格局的夢想不以為然。「你以為你是李安還是侯孝賢?」曾有人當面澆冷水。


    有一回,他到畫家邱錫勳的家中作客,看到牆上一幅名為「出框」的話,畫的主角從畫框逸出,跳到框外。「為什麼我們以前都陷在一個框框裡面,沒有辦法突破?」他思考。他警覺到,要拍大格局的電影,不能等待大環境自動改變,而是自己去創造改變的可能性。「台灣應該走出贊助的心態,而是要被投資,思考邏輯是不一樣的!」他說。他解釋,如果是贊助,那麼拍片的人會先求「不虧本」,格局不會大;如果是投資,那麼投資者評估的是最好能賺三億,最差虧本五千萬,才會有大格局的可能性。


    於是,他決心先拍出5分鐘的試映短片,向創投與外國片商募集資金。「既然要跟外國人要錢,一定要展現我們拍片的專業,一點都不能打折扣,」他說。為此,他抵押房子借款,許多電影專業人士都免費為他工作、連莫那魯道的曾孫女也被他感動,為他取得部落的支持,挨家挨互選角,動員全體投入拍片,7個月內完成這部5分鐘的提案企劃影片《賽德克巴萊》。去年年底,影片在一些籌資的場合放映,果然引起注目。令人欣慰的是,已經有電影創投來找他與監製陳國富洽談;不僅如此,許多人在網站上看了影片(www.seediqbale.com)後非常感動,主動表示要小額捐款。也有某大銀行的信託部願意負責監管所有捐款,讓捐款透明化。「假如成功,也是破了一個歷史紀錄,台灣也可以走出一條籌資的模式,」他說。不論如何,魏德聖總是正向迎向他所面對的人生。


精準研究大環境


    大環境或許是令人懷才不遇的可能因素,但是,有人就是能夠不斷研究社會的變遷,觀察市場與消費者的風向,創造出一番成就。在台北遠企、京華城、天母、台中等地開設訂製童鞋與童裝專櫃的徐義權與陳卓雲夫婦,就是這樣的例子。「最重要的是對外界的觀察,與社會趨勢的研究,」陳卓雲分析他們創業成功的原因。其實,10幾年前,徐義權與陳卓雲分別從英國學完製鞋與流行色彩分析與服裝設計回台,就想要創業。但是,一方面,兩人在業界的人脈與資歷還不雄厚,另一方面,台灣的消費行為還看不出訂製市場的可能性,加上台灣服裝業與製鞋業大量製造的主流模式,很難配合他們的生產需求,於是暫緩創業。近幾年來,陳卓雲觀察台灣父母親的子女數少,小孩要什麼就給什麼的情形愈來愈普遍,而徐義權也發現,許多嬰兒在市面上不容易找到合腳的鞋,於是他們決定開啟兒童訂製鞋的新市場。


    在店裡,徐義權展示一雙左右腳顏色不同、上面繡著同一個英文名字的鞋子。隨即,他拿起另外一雙鞋,上面繡著怪形狀的魚,「這是小孩子的第一幅畫,他父母親要我們把它繡在鞋面上,」他說。「這裡每一雙鞋都是全世界唯一一雙,當小孩長大了,這雙鞋不會被丟掉,上面是他父母給他的愛,還有成長的紀錄,」徐義權說。「再難做的鞋,我們都做給他,這才是我們親子訂製鞋的目的,」陳卓雲說。結果,連阿扁的金孫及蔣友柏的小孩都穿他們製作的鞋。其實,三年前,許多人勸他們不要創業,因為,大多數台灣的製鞋業已經移到大陸了,而他們用台灣的師傅做這種少量、多樣、高成本的訂製鞋,一定會失敗,沒想到,徐義權夫婦成功了。身為一個設計者,陳卓雲把大多數時間用來研究社會的發展趨勢,瞭解這個社會塑造出什麼樣的人,需要什麼樣的衣服作為溝通語言?她研究發現,當前的孩子習慣使用電腦,缺乏人際溝通與表達的習慣,「我的小孩不太會表達自己,只用唯一一招:哭!」許多家長跟她反映。於是她設計一系列「情緒概念服」,衣服胸口上縫著魔鬼粘,再搭配繡有各種不同文字的布章,如:「不要再碎碎念了」、「我不想吃飯」等,幫助兒童表達心裡真正的感覺,結果款款暢銷。


    對於懷才不遇,心理學者吳靜吉指出,如果不能先求改變自己,就是要改變環境。現在開始清點自己,你擁有老闆或市場要的獨一無二能力嗎?你的努力夠不夠?你的態度是不是正面而積極?你樂觀地突破格局,創造機運嗎?你懂得瞭解別人的需求,研究趨勢走向嗎?「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醫學、哲學家巴斯特(Louis Pasteur)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湘 的頭像

愛湘隨

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