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兒育女在斯里蘭卡的每個家庭都是件大事,從出生到長大成人要經過誕生禮、凈身禮、剃頭禮(男孩)、穿耳禮(女孩)、斷奶禮、命名禮、成年禮等許多儀式。



比如僧伽羅人在孩子生下後要用陶盆洗澡,母親要擠出幾滴奶汁,加上少許金粉或用金戒指在盛放奶汁的盤底磨幾下,抹在嬰兒的舌頭上,以此寓意新生兒將來的富有、力量和健美。泰米爾人在生孩子之前要製作出嬰兒的搖籃和想像中嬰兒的塑像,到神廟獻給祭司,向神許願。然後在家中栽上一株椰樹苗,象徵嬰兒未來的生命。


   


    斯里蘭卡人的姓名很有趣,一般姓在前名在後,並常常把父親名字作為姓名沿用。如「納加·傑普特拉·帝沙」這個名字中,「帝沙」是本人名字,「傑普特拉」是姓,「納加」是父名。有的姓名中加進原居住地名和村名;有的加進種姓或官職名;還有的加進生辰八字、宗教信仰、個人愛好等等。如在「帝伐納伐特·蘭卡·阿迪卡利·古達」這個名字中,「古達」是本名,「帝伐納伐特」是祖籍,「蘭卡」是種姓,「阿迪卡利」是官職。如今根據歐洲人的習慣,除姓保留不變外,其他通常只保留其中的第一個字母。如曾任總統的「朱尼厄斯·理查德·賈亞瓦德納」的名字可縮寫成為「朱··賈亞瓦德納」。還有不少斯里蘭卡人直接採用歐洲人的名字,如「德麥爾·卡爾文」、「理查德」、「佩雷拉」等。據統計90%僧伽羅人的名字加進或直接用歐洲人名字。根據斯里蘭卡傳統習俗,女人出嫁後要保留本名,去掉原姓改隨夫姓,如現第三次總理的「西麗瑪沃·班達拉奈克」原閨名為「西麗瑪沃·拉特瓦泰」,與班達拉奈克結婚後改隨夫姓「班達拉奈克」。


   


    在鄉下或郊區最容易發現「天然澡堂」。由於斯里蘭卡自來水系統不完善,除大城市外其餘水源都來自湖、河或地下水,在路旁可看到頭頂水桶手提水壺汲水的婦女,這「頂上功夫」還真不簡單。每當午後,成群的人們聚集在河岸、湖邊或水井旁,全家大小帶著換洗衣物到水邊洗澡,同時話家常。洗澡時男女會分邊,中間沒有任何分隔,女人用一條桶狀中空的布將身體罩住,然後在胸前綁個結,更衣、下水、梳洗全在這塊布裡完成,就算有男生站在旁邊看也不害臊,因為那「布裡乾坤」的技巧,熟練到讓你什麼也別想看到。


   



斯里蘭卡極重視教育,從小學到大學均為免費教育



正在打掃的學生們



穿傳統紗麗服的老師


    可倫坡市除各級學校外,還有很多外國人設立的學校,稱為國際學校。這些國際學校有些是當地人辦,有些是英國殖民時期流傳下來給在蘭卡英國人子女就學的,教學與制度都遵循英式教育,雖然蘭卡已獨立,但這些學校依然維持英式傳統,教師是英國籍,連教學課本也是從英國運來的。駐蘭卡的外交官或商人子女大多在這些學校就學,雖然獨立後本土學生佔大多數,但都還維持一定的教學水準。對當地人而言這些學校是貴族學校,因為以當地生活水準學費確實很「貴」。但在這些學校讀書有個好處,由於是英人創辦,又遵循英式教育制度,在這裡的就學成績是被英國或澳洲連鎖學校所承認的,在這裡完成13級教育(相當於高中畢業),經過學校的鑑定考試後,就可以直接申請英國或澳洲的大學就讀,這也是許多非當地官、商子女的外國學生,選擇在斯里蘭卡就學的原因之一。


   


    斯里蘭卡人熱愛板球運動,源於英國的板球規則簡單,紅色的小球在空中用高速旋轉,再用力的擊打,這是球員與球的較量,也是球員與球員的較量。斯里蘭卡人玩板球時多穿白色球衣,使用紅色小球,多瞭解點板球規則和斯里蘭卡板球明星,對斯里蘭卡板球之行很有幫助。在科倫坡,板球俱樂部咖啡館小有名氣,裏面全是和板球有關的物品,連電視也放播精彩的板球賽事,在精心佈置的咖啡館內品咖啡又品板球文化,何樂不為。


    斯里蘭卡的歌舞是這個國家民族,文化,宗教,習俗的集中體現。打擊樂貫穿全部演出。1小時的演出時間對心臟不好的客人是個考驗。酒店內的酒吧和迪斯可舞廳與國內差不多。科倫坡有6家賭場,有興趣的客人可以在晚間試試手氣。當地賭場只許外國遊客進入,對穿著沒什麽特殊要求。早在1840年英國人在此建立第一個高爾夫球場,現在高爾夫已成爲當地上流社會人們的消遣方式。


   


    打開周日的報紙,會看到一整版的徵婚欄,雖然自由戀愛已從歐、美傳入這保守國家,但媒妁之言和徵婚仍是主體。由於老一輩人還保有種姓階級概念,一時間很難打破,簡單說就是「龍交龍,鳳攀鳳」,同等階級的互通婚姻,講求「門當戶對」,徵婚啟事通常都會標示出來,藉以尋求相同的階級。


    種姓階級系統是從中世紀流傳下來,是世襲制,用來表明地位及職業,雖然現在大都被教育取代,但高種姓階級家庭仍利用種姓階級來取得更高社會地位。以前種姓系統約分二、三十種,例如 :Rodala (最高級,流行於坎堤地區,是國王、宰相、王公貴族、屬地藩主等)」、「Govigama (次高級,富豪、地主、村長)」、「Vishvakula (國王身邊負責照料的金匠、御廚、御裁縫等)」、「Karawe (漁民)」、「Salagama (裁縫師)」、「Durawe (釀酒師)」、「Vellala (王公貴族,泰米爾人的最高級)」「Rodi (貧民、賤民、流浪者)」。如今政府已明文規定取消這種世襲不平等且終生烙印的制度,不准以種姓階級稱呼他人,嚴重觸犯者還會被移送法庭。


    徵婚啟事通常是父母或兄弟姐妹代當事人刊登,有些當事人甚至不知道,除標示種姓階級外,還會刊出嫁妝、月俸、教育程度,同時也會要求應徵者郵寄出示「占星表」,也就是「生辰八字」,經過占星師比核後,屬性相合者才會相約見面,兩、三次約會後,如果彼此滿意就可以進行婚嫁。雖然徵婚並不能代表斯里蘭卡人的婚姻方式,但他們相信姻緣天注定,由上天決定自己一生的幸福,因此離婚率不高。


    自由戀愛在斯里蘭卡也逐漸興起,當你走在海邊或公園,會被一種很奇特的「傘海」景象吸引。年輕情侶外出約會一定帶一把傘,既不是遮陽也不是拿來遮雨,而是用來「遮羞」,他們躲在傘下濃情蜜意、情話綿綿,外界的干擾都不會進來,並告知全世界「熱戀當中,請勿打擾」,所以看到「傘海」可別好奇的想要知道傘下在幹什麼,小心收到「白眼」或者「拳頭」。


    在蘭卡結婚要事先登記,經登記處婚調人員查證後,才發給「結婚許可證明」,取得結婚許可的情侶,便可「合法同居」。斯里蘭卡合法同居的比例很高,何時執行婚禮則依個人狀況自行擇日,有的三、五天就舉行,有的得等家中兄、姐都結婚了才可以舉行。僧伽羅人的婚俗,一般是先由男方請媒去女方家說親,互換庚帖。女方同意後,由男方確定婚期,有條件的男女雙方要互換戒指為信物。到選定的返親日,當新郎要踏進新娘家門檻時,新娘的表兄弟會準備一盆清水為新郎洗腳(或在鞋上灑幾滴水),以歡迎新成員入門,新郎回贈金戒子以表感謝。然後走過一段用白布鋪成的地面,將帶來的禮品放在白布上。隨後新郎向新娘獻花,一起登上裝飾華麗,插著椰花、檳榔花的「Magul Poruwa」禮臺(一種結婚典禮用木製的「證婚台」,左、右及正前方都有台階),禮臺四角插四棵芭蕉樹,擺放各種喜慶器物,身穿Kandy傳統貴族服飾或者西式婚紗的新娘和新郎,分別由證婚台的左右兩邊登台,來賓們站在四週,把新郎新娘圍在中間,婚禮開始時,新郎把一塊花布和一個魚形髮卡贈給新娘,新娘接到後先轉一圈,然後把花布圍在腰間,再把髮卡戴在頭上,這意味已嫁人為妻了。隨後由新娘或新郎的舅舅或叔叔,用紅色絲線(有錢人家用黃金絲線) 將新人的小指綁在一起,用火柴把絲線點燃後,再從事先準備好的銅罐裏舀出一碗清水,將火澆熄,意味這對新人心連心,經歷了水火考驗,白頭到老,永不變心。線解開後,新郎新娘走下臺,到金雞祈福燈處,點燃油燈並接受眾人的祝福。在台前觀禮的親友們會準備一顆剝殼椰子,置於架子上或地上,用大刀劈成兩半,象徵著新人吉祥如意、百年好合。


    典禮後會舉行小型的慶祝餐會載歌載舞,最受矚目的是新娘的未婚姐妹們,她們獻歌祝福、穿梭會場,賓客們也都注意到,一旦有好的人選便積極介紹。餐後新人先在飯店住一晚,隔天便展開3-5天的蜜月。蜜月通常是選定一個景點的飯店住在那裡享受兩人世界,家境較好的才出國。 當新人蜜月歸來時,所有的親戚、朋友齊聚新郎家迎接新嫁娘,這時才是真正的宴客,這樣的宴會通常舉行到三更半夜。


    早期斯里蘭卡的婚姻受到印度的影響,古代印度智者將婚姻分為八大類形式。現代婚姻制度裡基本上是「一夫一妻」制,禁止血親或近親以任何形式通婚,男人沒有合法結婚不能擁有小孩監護權及家庭主權支配。但上層權貴仍存「一夫多妻」制,不過「納妾」一定得要先經過「元配」許可。比較特殊的是高山地區如Kandy Nuwara Eliya,還流傳有「兄弟共妻」的習俗,這種Deega婚姻形式起因是高山地區,世代家族觀念濃厚,且多務農,夜晚需有人看守農作物以防野生動物踐踏,兄弟輪流看守作物也可以輪流保護妻小,一舉兩得,因此女方受到充分保護,土地財產都屬祖厝的單一家庭制。那生下的孩子歸誰?得到的答案是「反正都是我們家的」….


    高山地區還有另一種叫Binna 婚姻形式,是男方到女方祖厝居住,婚禮、儀式等均由女方舉行,就像是我們的「入贅」。斯里蘭卡東部地區還流傳不多見的婚姻形式,是「買」一個女人然後結婚,所以也可稱為「買婚」。女方父母得為出嫁女準備嫁妝,以現代文明而言這不是好的婚姻形式。原住民Veddah族的婚姻也挺特殊,姑舅成親可以,堂表聯姻是亂倫,但妻死娶小姨,夫死嫁小叔卻很正常且普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湘 的頭像

愛湘隨

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