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蘆為室,不種五穀,不牧牲畜,唯以小舟捕魚為食。」這曾是一個單一食魚的族群,豐富的營養使許多人都長壽。八九十歲都是好勞力,甚至還有一百歲的新郎!曾以小海子(小湖泊)作為結婚的嫁妝,這在世上絕無僅有,這個族群就是羅布人



歷史上最有名的的羅布人當屬奧爾德克,他作為瑞典探險家斯文·赫定的嚮導,先後帶領探險隊發現樓蘭古城和小河墓地,令整個世界震驚!羅布人是羅布泊的原住居民,根據歷史學家的說法,羅布人有廣義和狹義之分:廣義的羅布人是指定居於整個羅布荒原的土著;狹義的羅布人指的是逐塔里木河終端湖-羅布泊或喀拉庫順湖的那些人。而我們今天尋訪的「羅布人村寨」是狹義的羅布人。羅布人村寨距庫爾勒85公里,面積72平方公里,有20餘戶人家。村寨有中國最大的原始胡楊林,塔里木河與渭幹河在這裏交匯,中國面積最大的塔克拉瑪干大沙漠在景區的南面,一望無際。在小小的羅布人村寨裏可看到4樣有趣的人和物:羅布人、海子、胡楊和沙漠。因為吳導有投資羅布人村寨,所以今天一整天的活動,從車子、師傅、門票到午餐,都是吳導的女兒小婧子代父招待,吳導,謝謝您!您一家子何時來台灣啊?屆時換我們來招待你們哦!


羅布泊人是新疆最古老的民族之一,幾千年前塔里木河、孔雀河、葉爾羌河千回百轉、九曲暢流,洪水漫進沙漠,形成一片片澤國和綠洲。一眼能收盡的水窪就成了「海子」,海子裏魚打不完、岸邊獵狩不盡,充裕的生活使羅布人固守著祖先留下的家園,再也沒有向外界邁出一步。他們千年如一日,悠然地用胡楊作舟、以曲木為罐、劈梭梭為柴、插蘆葦為室、借胡楊樹洞中的黃水漿洗衣服、削紅柳修枝做成漁叉,一切取之於自然。千百年來他們與世隔絕,直到清乾隆22年(1757年)才被世人發現。那年參贊大臣阿喇納追剿亂兵,在沙漠海子裏發現這些「土著人」,並奏報朝廷。從此羅布人有了納稅的義務,徵稅時,清廷稅官夜晚在海子邊舉火為號,羅布人紛紛划著獨木舟從蘆蕩而出,每戶交2張水獺皮作為全年的稅賦。其實清政府並不在乎這幾張水獺皮,這只是一種政治上的宣示,因為皇權下不容游離管轄的臣民!


清朝咸豐年間羅布人流行一場滅絕性的傳染病-天花。據說當時哪個村落有人患病,大家就齊聚路口把村落封閉起來,哪怕是飛禽走獸也是只進不出,外逃就亂棍打死。此次瘟疫後,當地政府清點戶口,給每戶倖存者發放一匹紅布為賀。但官府派的人不敢和當地人直接接觸,怕被傳染,所以悄悄靠近村子,躲在村頭的胡楊林裏,等天亮見哪戶升起炊煙,就在門上掛條紅布。事後數數掛了多少條紅布,就是剩多少戶羅布人躲過劫難。然而1百多年來,水源的不斷乾涸,卻是羅布人永遠也醒不來的惡夢!1972年底,羅布泊徹底乾涸,羅布人成為羅布荒漠上無人認領的「棄嬰」。羅布人從沙漠中一步一步撤退,逐漸丟失家園,丟失傳統。羅布泊人開始嘗試狩獵,過起半漁、半牧、半獵的生活,他們既融入現代文明,又保留古老神秘的羅布泊文化。過去真正的羅布人村寨生活景象已看不到了,現在看到的「羅布人村寨」是考古教授所設計建造的,原本這裡只有幾戶人家,且每家距離很遠,現在都被遷走,用「復原的羅布人村寨原始村落公園」形容此地更恰當。



羅布人村寨分十大區:「羅布人民俗文化村寨區」包括羅布人寨區、羅布人民居點、羅布人捕魚區、羅布人牧羊區、民俗展覽區、餐館區、購物區、休閒區和賓館別墅區;「沙漠旅遊景區」包括騎駱駝觀光區、沙漠徒步觀光區、滑沙動力傘、沙漠車娛樂區、沙灘排球運動區和沙區療;「神女湖旅遊區」包括月牙湖游泳場、神女湖釣魚場、神女湖湖心別墅區和神女湖划船、動物園和怪林園;「沙雕藝術園」包括絲路風情組雕、塔克拉瑪幹傳說組雕、絲路名人組雕、佛光普照組雕;「沙漠植物園」包括胡楊林封育區生態紀念園、沙漠植物園、微縮景觀園;「野生動物園」包括南疆野生動物救援中心,珍貴動物繁育中心和動物放生觀賞區;「絲綢之路民族園」有三十六個民族建築園;「鬥獸運動場」包括角鬥場和狩獵場;「塔里木河探險旅遊區」目前在村寨南端40公里處發現儲量3千萬立方的油氣田,現已開鑽。



羅布人村寨正門有如一個戴著帽子的人頭,兩側是魚的圖騰。



對於羅布人的長壽說法很多。其中一說是他們頭上戴的羅布麻帽子曾在草藥中浸泡過,戴在頭上有按摩穴位的功效(真的假的?)。旁邊的解說板上寫著:「繞著船形的長壽帽走1圈可以長壽吉祥,2圈歲歲平安,3圈萬事如意」長壽帽後面是羅布人長壽茶園。



羅布人長壽茶園



羅布人博物館陳列近代羅布人的生活用品,及村子名人奧德加與著名探險家斯文.赫定的相關故事與背景照片。其中這艘古老的獨木舟「卡盆」是羅布人特有的捕魚工具,用一棵粗大的胡楊樹幹,剖去一面,再挖空樹心而成,一般能坐2-3人。槳比普通船槳長3倍,可划也可撐。人坐在裏面划槳,用叉子叉魚或用羅布麻網網魚。


 


村寨的廣場



這裡也有住宿的地方-茅屋,想體驗古老的羅布民族風情,享受回歸大自然的樂趣,每人每晚價格60元人民幣。


 


村寨內,紅柳、蘆葦、樹條編插成一棚棚茅屋。



陰陽之門,羅布人世世代代以捕魚、放牧為生,魚是人類的祖先,也象徵男女性生殖,門上是魚的圖騰,兩邊是羅布人男子和婦女,他們崇尚愛情、堅貞不移,兩邊分別是陰陽門,左門男根充滿生命力,右門女性生殖賦與神聖感。據說男人從左邊小門進,女人從右邊小門進,但出來時不論男女都得從右門出。



羅布人房屋四周用紅柳條編紮成的籬笆牆圍成一個院子。


 


院子中間的房屋都是用胡楊樹幹做骨架,用紅柳條編紮,然後抹上泥巴。



用胡楊樹幹拼成簡陋的門。



房間裏一張可睡十來個人的大炕整齊堆放著花花綠綠的被子和枕頭。



屋外的工作區



聖女的鳳巢(當時被熱昏了,只拍了解說板,景?沒拍到)。羅布聖女為世襲制,聖女一般「不婚而育」,生男送給部落為子,生女留作「接班人」。聖女的鳳巢是一個半島,只有一條路通往祭壇,四周高大濃密的紅柳,一般人無法窺探聖女的生活,大門內一邊是女傭的房屋,一側是門狗的矮舍,鳳巢內建有閨房、長廊、沐浴室和接待廳。



沿著用紅柳編成的圍籬走一段路,就是羅布人神聖的祭壇。


 


一圈圍成一個星系樣的圖騰,這裡是神祈常駐的地方,羅布人祭壇其實就是「一個太陽和幾個星星」,通常他們在中間堆一個高大的土台,象徵太陽和男人的陽剛,四周堆起幾個矮小的土台,象徵「生育」、「婚姻」、「祖先」、「大魚」、「洪水」、「大風」、「疾病」、「平安」。



這裡只有一家羅布人餐廳,聽說不便宜,因為是吳導交代小婧子招待我們,所以我們吃了超級豐盛的一餐!



羅布人村寨的烤肉是用新疆特有的紅柳(人稱沙漠衛士)串起來烤的,味道特別香,既有普通羊肉串的香味,又有紅柳的清香,讓人吃了回味深長。吃到一半時,幾個看來像內地的遊客好奇地跑進來看,問一餐多少錢?(有人招待,哪知多少錢啊?)又問我們打那兒來的?一聽說是從台灣來的,就開始說些「五四三」哎呀!大叔,我們是來玩的,這時候別掃興和我們談政治,行嗎?



羅布人的主食是魚,吃法很簡單,添上水燉或清理好穿起來,找些乾燥的紅柳枝點著了烤著吃。吃的時候要用「蒲黃」調味料,這種調味料是一種花粉,經研究發現是一種高級的保健品原料。這個單一食魚的民族,豐富的營養使許多人長生不老,長壽的秘訣是淡食,熱愛勞動,另外還常吃一些當地生長的蒲黃花、蘆根等有藥用價值的食物,喝羅布麻茶(有降血壓作用),吃像蘆葦一樣在沙漠怪柳根上寄生的大芸(一種有很好活血功效的藥),難怪羅布人活到100歲還可以當新郎!不過現在隨著羅布泊的乾涸,以捕魚為生的羅布人逐漸成了牧民,吃魚次數少了。



現在的羅布人也開始養牛了



左邊是開花的胡楊樹




胡楊樹的花?




我們這次去的時候是枯水期,乾涸的塔里木河河床,與牌子上「嚴禁下水,水深2.5-5」形成有趣的對照!往前走是「沙漠旅遊景區」,包括騎駱駝觀光區、沙漠徒步觀光區、滑沙動力傘、沙漠車娛樂區、沙灘排球運動區和沙區療。



羅布村邊一條小河自西向東流,河床很淺,幾乎是條溝,這就是中國最長的內陸河-塔里木河。



窪地的水快乾涸了,幾艘羅布人的「卡盆」孤獨地躺在河床上,唯有岸上的木制釣魚臺告訴我們以前羅布人的活動。當下一次塔里木河再次輸水,這裏就會成為一片水鄉澤國,低窪處成為一個個湖泊。



這個海子有個美麗的別名「神女湖」,一說這個湖泊形狀像個神女;二說這個湖水神奇,姑娘洗浴後光艷照人,成為仙子。但變成神女條件是姑娘必須裸浴3天,12個摯愛姑娘的小夥子不停地向姑娘拋酒花瓣才能昇天(這太難了吧?)。如今的神女湖發展成游泳池,是個湖泊型沙灘浴場,不過依現在乾涸見底的情況來看,連魚都不見蹤影,恐怕也無法「游泳」吧?據說羅布人村裏姑娘出嫁時,嫁妝就是一個海子,有了這個海子,新人們就可以僅靠打漁為生,守著這個海子過一輩子。阿不冬是羅布人的後代,也是羅布人村寨裡「最後的打魚人」,沙漠中的神女湖就是他的海子,塔里木河畔的胡楊林就是他的家。至於他本人,我們並沒有遇到



沙漠旅遊景區可以騎駱駝、玩滑沙動力傘、坐沙漠車、或是玩沙灘排球,非常商業化,才剛剛參觀完村寨的我們有些不習慣。當我們正在等著騎駱駝時,突然發現旁邊有頭正在休息的駱駝。



反正等著也無聊,就幫牠拍張「大頭照」吧!因為鏡頭非常靠近他,我拍的時候心裡七上八下的,真怕牠一不高興,突然對我吐口水。回去時被大家笑說我相機的鏡頭貼著牠,好像跟牠很熟似的!



這片起伏連綿的沙山就是讓人嚮往又畏懼的塔克拉瑪干大沙漠!



近處有一些沙漠海子,遠處無邊無盡的沙丘與天相連,天空灰濛濛的,紫外線強得讓人睜不開眼睛。由於看不清楚數位相機的液晶螢幕,一切只能憑感覺拍啦!



跨過河上搖搖晃蕩的百米浮橋,我們走回「羅布人民俗文化村寨區」。



羅布人村寨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廁所,外觀看來很普通



裡面卻非常乾淨!這是我這40多天行程裡,在風景區裡上過最漂亮最乾淨的廁所!吳導,真有你的!



聽說吳導帶團回來了,晚餐終於見到久違不見的吳導和李師傅,我們好開心啊!直說晚上應該去KTV唱歌,順便幫伶慶生。回到旅館後,李師傅果然跑來找我們,說要帶我們去唱歌,只是李師傅應該從沒在庫爾勒唱過KTV吧?他被路邊的人拉進一家我們一看就知道是有小姐陪酒的「酒店」,但因為師傅進去後遲遲沒出來,我們只好硬著頭皮進去找他,最後我們還是在這家唱歌,只是那間包廂的小姐心中不知作何感想?


這家「酒店」一定很貴,我們怎麼好意思讓李師傅請客?幸好師傅太累了,我們還沒唱完一首歌他就睡著,我們唱了約1個多小時,趁師傅醒來前趕緊結帳(好像400元人民幣吧)。後來師傅一直問多少錢,我們報價時偷偷砍了5折,師傅還是硬把錢塞給我們,師傅,你這樣我們很困擾回旅館的路上,大家商量該怎麼把錢偷偷還給師傅?有啦!我突然想到我那兒有瓶「生動運動乳膠」(紓解肌肉僵硬及關節疼痛用),於是匆匆回房,把200元紙鈔用橡皮筋綁在瓶身上,再用塑膠袋裝起來送給李師傅(因為李師傅有腰酸背痛的老毛病,之前曾向我借來擦),千交代萬交代,說這瓶要收好,不可以亂放


 


資料參考:


人民網-社會頻道http://society.people.com.cn/GB/6606273.html


百度百科http://baike.baidu.com/view/168875.ht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湘 的頭像

愛湘隨

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