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史丹佛的棉花糖實驗開始   作者:喬辛.迪.波沙達&愛倫.辛格


喬納森.沛辛這個人,通常都像他酷愛的Brooks Brothers西裝一樣,冷靜、自信。但此刻的他,剛剛結束一場劍拔弩張的會議,看起來卻是無精打采的。沛辛走到他的豪華轎車旁,發現他的司機正把最後一口沾有番茄醬的漢堡塞進嘴巴裡。


「阿瑟,你又吃棉花糖了!」沛辛嚴肅地說。


「棉花糖?!」阿瑟不只被老闆嚴厲的語氣嚇到,還很驚訝這位出版業鉅子竟然說出這樣的話。(喬納森.沛辛向來以說話難懂聞名。)


「呃,其實,我剛吃的是麥香堡。我不知道有多久沒吃過棉花糖了。連今年復活節我都沒有放棉花糖在籃子裡,而且我也很久沒吃過棉花糖霜花生醬三明治了,大概從……」


「別緊張,我知道你不是真的在吃棉花糖,只是我整個早上都被一群愛吃棉花糖的人給包圍,看到你也跟他們一樣,讓我很受不了。」


「我覺得好像有故事可以聽了喔,沛辛先生,是不是可以讓我一邊開車一邊聽你說?」


「那就麻煩你了。如果我沒記錯的話,珮蘭莎說,今天中午要做她最拿手、也是你最愛吃的西班牙海鮮飯來當午餐;而我交代她一點鐘——也就是二十分鐘之後——開飯。這是和這個故事息息相關的重點,等一下你就會知道了。」


「沛辛先生,可是這跟棉花糖有什麼關係呢?」


「阿瑟,要有耐心。你馬上就會知道。」


阿瑟開車穩穩地穿行在城裡的車流中,一邊把他快完成的「紐約時報」拼字遊戲塞到椅背後面。同時,沛辛往後靠進柔軟的皮椅裡,開始了他的故事:


「我四歲時參加過一個實驗,這個實驗後來變得很有名。那時我父親在史丹佛大學修碩士學位,他的一位教授為了要蒐集足夠的研究資料,到處找實驗對象,剛好我的年紀適合,因為,這個實驗是探討小孩子能不能延遲享樂(delayed gratification)對他以後所產生的影響。這個實驗大概是這樣的:跟我一樣大的小孩被帶到一間房間,一次一個人。然後有一個大人進來,在我面前放了一塊棉花糖,她說她得離開十五分鐘,如果她不在的這段時間裡,我沒有把棉花糖吃掉,等她回來之後,她會再給我另外一塊棉花糖當作獎賞。」


「一換二的交易。付出可以得到百分之百的回報。嗯,就算是四歲的小孩都會覺得很划算。」阿瑟喃喃自語地說。


「當然啦。可是,十五分鐘對一個四歲的小孩來說,是很漫長的。再說,身邊也沒人會提醒你不可以吃。所以,那塊棉花糖的魅力突然間變得很難抗拒。」


「那你到底有沒有吃掉棉花糖呢?」


「沒有。但至少有十次以上我差一點就要吃了,我甚至去舔了它一口。讓我看著糖卻不能吃,實在是很痛苦。於是我唱歌、跳舞,所有我想到可以轉移注意力的事我都做了,然後,感覺像是過了幾個小時那麼久,那位和善的女士終於回來了。」


「那她有沒有給你另外一塊棉花糖?」


「當然有。那兩塊棉花糖是我這輩子吃過最好吃的。」


「不過,這個實驗的重點到底是什麼?他們有告訴你嗎?」


「那個時候沒有。我是過了很久以後才知道的。同樣一組研究人員匯集了他們聯絡得上的第一代『棉花糖小孩』,我想第一次的實驗大約有六百個小朋友參加,要求小朋友的爸媽評估他們的某些技能與特性。」


「那你的父母親是怎麼評估你的呢?」


「什麼都沒評估。他們沒收到問卷。因為那個時候我已經十四歲了,我們也搬了幾次家。不過這批研究人員回收了將近一百份棉花糖家庭的問卷,研究結果相當驚人。結果是,比起那些大人一離開,就把棉花糖吃掉的小孩,沒有吃掉棉花糖的、甚至是掙扎了很久才吃的小孩,在學校裡都表現得比較好。他們比較懂得與其他人相處,也比較會處理壓力。這些不吃棉花糖的小孩,最後都比吃棉花糖的小孩要來得成功很多。


「嗯,這的確很像你的寫照。」阿瑟說:「可是我還是不懂。為什麼四歲不吃棉花糖這件事,可以讓你在四十歲時變成一個身價數十億的網路出版商呢?」


「這當然沒有直接關係。只不過,要預測一個人未來成不成功,能不能延遲享樂是很重要的指標。」


「為什麼?」


「讓我們回到一開始我對你吃麥香堡這件事所做的評論吧。今天早上你不是告訴我,珮蘭莎答應要留一盤美味的西班牙海鮮飯給你嗎?」


「是呀,她跟我保證說,這一次的海鮮飯是最頂級的,裡面的龍蝦多到不行——呃,我其實不應該告訴你才對。」


「那,你在就要吃到全世界最頂級的海鮮飯前的三十分鐘做了什麼?」


「吃了一個麥香堡——吃了棉花糖!我懂了。因為我不能等,所以我為了一個什麼時候都吃得到的東西,壞了自己的食慾。」


「沒錯。你選擇了即時的享受,而不是為你真正想要的東西忍耐。」


「天啊,沛辛先生,你說的一點都沒錯。但我還是不太懂,吃不吃棉花糖,真的跟你坐在那裡放鬆享受,而我坐在這裡開車有關係嗎?」


「沒錯,阿瑟,絕對有關係。不過我要等明天早上九點,你載我進城時再跟你解釋。我們到家了,現在我要去享受一頓美味的午餐,你呢,有什麼打算?」


「在我吃得下任何東西之前,都不要讓珮蘭莎找到我。」


阿瑟將沛辛先生載到門口,幫他開了車門跟大門。這是個多年來付他薪水,而且在他願意聽的時候,還教他些有價值的道理的老闆。此刻他還不知道為什麼,但是他猜想這個有關棉花糖的事,會是老闆教給他最重要的一課。阿瑟離開了老闆的家,不再多想,開車到附近的一家雜貨店,買了一包棉花糖。

創作者介紹

愛湘隨

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