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習如何不吃棉花糖—信任與影響力的重要   作者:喬辛.迪.波沙達&愛倫.辛格


 


「好幾年前,我有幸遇到了阿朗‧甘地,也就是偉大的聖雄甘地的孫子。」


「這真是一個絕對不吃棉花糖的人,通常他為了爭取自己想要的,可以什麼都不吃。」


「沒錯,阿瑟。不過聖雄甘地對自己在追求和平上的成就是很謙虛的。你知不知道他有一次提到關於成功的祕訣?」


「不知道耶,不過你應該會告訴我,對吧?」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他應該是這樣說的:『我只是一個普通人,能力也不比一般人好。我一點也不懷疑,任何一個男人女人都能做到我所做的,只要他或她願意付出跟我一樣的努力,而且願意抱持同樣的希望與信念。』」


「努力和信念。你相信這一套嗎,沛辛先生?」


「我相信。雖然要靠這兩樣成功是條漫漫長路,但是成功的機會和收穫卻都是加倍的。」


「超級大棉花糖!那你跟甘地的孫子見面時的狀況是怎樣?」


「當然,阿朗‧甘地對他祖父是滿懷敬意的。他說,在他十二歲到十三歲半的這段時間,他父親把他送去祖父家寄住。」


「嘿,我那個年紀的時候,我老媽一定也超想把我送到別的地方去,送去哪裡都好。」


「沒錯,我猜我父親也很想這樣做。青春期的男孩子總是讓人抓狂。阿朗跟我說,他從他祖父身上學到很多,包括紀律,還有怎麼善用自己的力量。他也說到聖雄甘地是如何靠自己的簽名來募款(他很清楚自己的簽名有多值錢),然後把募來的錢都分給窮人。不過,阿朗覺得,幾年之後他十七歲時,是他父親教會他最重要的一件事。


「阿朗說,那一次,他父親要他開車,載他到離家 十五公里 遠的辦公大樓開會,大概是 九英里 的路程。到了以後,他父親要他把車開去修理廠,在那裡等車修理好之後,下午五點再準時來接他,絕對不能遲到。阿朗的父親特別交代了這一點,因為他的工作時間很長又很累,所以很想在五點鐘準時離開。


「阿朗說他了解了,然後就把車開去修理廠。到了中午,他正要去吃午飯,打算吃完再回來等,這個時候,修車廠的技師卻把車鑰匙拿給他,跟他說車子已經修好了。」


「唉呀,十七歲少年郎、一台車,再加上五個小時的空檔,一看就不太妙。」阿瑟說。


「沒錯。於是阿朗開著車在城裡亂逛,最後看到了一家電影院,他就跑進去連看了兩部。阿朗看得太投入,完全忘了時間,一直到電影演完的那一刻││已經是晚上六點五分了。他匆匆忙忙開了車,衝到父親的辦公大樓去接他。阿朗的父親一個人站在那兒,等著兒子出現。


「阿朗急急跳出車外,連忙為自己的遲到道歉。『兒子啊,你到哪兒去了,我很擔心啊。到底怎麼啦?』


「都是那些笨得要死的修車工人,他們搞了大半天都找不出車子的毛病在哪兒,所以一直到剛剛才修好。他們一弄好我就馬上趕來了。


「阿朗的父親頓時沉默了下來。他沒有告訴兒子,因為擔心阿朗的安全,他在五點半已經打過電話給修車廠,也知道車子早就修好了。他知道兒子在說謊。你覺得他接下來會怎麼做?」


「痛扁他一頓。」


「我本來也是這樣想,不過,並沒有。」


「那,罰他禁足一個禮拜,然後不准他再開車。」


「不對。」


「要他一個月不能跟女朋友見面或講電話。」


「不對。」


「好啦,我放棄了。那他到底怎麼做?」


「阿朗的父親把車鑰匙交給他,然後說:『兒子啊,你把車開回家吧,我想走路回去。』」


「什麼?!」阿瑟大叫。


「阿朗的反應也跟你一樣。那一趟路有 十五公里 遠喔。不過你先別急,先聽聽這位父親是怎麼回答的,他說:『兒子啊,十七年的時間都沒有辦法讓你信任我,我想我一定是個很差勁的老爸。我要慢慢走回家,一路好好想想,怎麼樣才能做得更好,我也要請你原諒我這個差勁的爸爸。』」


「開玩笑吧?!阿朗的父親真的這樣做?還是他故意演場戲讓兒子有罪惡感?」


「阿朗的父親說完就走了。阿朗跳進車子裡,把車開到父親身旁,求他上車。父親拒絕了他,還是執意向前走,一邊說:『我不上車,兒子,你回去吧,回家去。』於是阿朗一整路都開車跟在父親旁邊,一直不斷求他上車,但是他父親也一直拒絕,所以,等到這對父子回到家,已經是將近五個半小時以後的事了,那時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半了。」


「真是不得了。接下來呢?」


「沒事。阿朗的父親一回到家就去睡了。所以我問阿朗,他從這個特別的經驗中學到了什麼,他的答案是:『從那時候起,我再也沒有對任何人說謊過。』」


「哇,沛辛先生,這真的很了不起耶。」


「的確是,我也從這個故事裡學到了很多東西。」


「啊,拜託你告訴我,沛辛先生。」


「我會跟你說的,不過,我想先聽聽你學到了什麼,還有,它們跟棉花糖理論有沒有關係?」


阿瑟反常的安靜了好幾分鐘。等他們快到目的地的時候,阿瑟開口了:「碰到這種問題,最簡單的解決方法就是,處罰這個小孩子、破口大罵啦、威脅他啦或是揍他。如果我是那個爸爸,當時一定會覺得這麼做很痛快。但這就是逞一時之快吧,雖然教訓了小孩,卻很像吃棉花糖一樣,老爸發了火,小孩知道錯了,然後大家馬上就把這件事給忘了。不能否認的是,兒子開著車,有可能會做出其他更糟糕的事來,如果他老爸狠狠教訓他一頓,他可能會覺得自己已經受到懲罰了。也許他會覺得很愧疚,也許很怨恨,也或許很害怕,但是不管怎樣,這件事就會像一般青少年犯的其他錯誤一樣,很快就過去了。可是,就因為這位父親忍住了一時之氣,我實在不知道他哪來的自制力,對他兒子產生一輩子的影響。是不是這樣啊,沛辛先生?」


「沒有絕對是怎樣的,阿瑟,不過我同意你說的。這個故事很明白地告訴我們,不吃棉花糖需要多大的意志力,它同時也讓我們知道,如果能抗拒誘惑、專注在長遠的收穫上,對我們會有多大的影響。


「那沛辛先生,你還學到了其他什麼呢?」


「我還學到了,我們沒辦法控制別人,也不能控制大多數事情的發生。但是我們可以控制自己的行為,而我們的行為會對其他人產生非常大的影響。其實,我們對一件事情的處理和反應,比那件事的本身還要重要。這樣一個例子讓我們感受到相當大的一種影響力——那就是,說服別人的力量。而說服別人的力量,就是成功的利器。

創作者介紹

愛湘隨

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ongjake
  • 真不錯的文章<br>借去分享給老同事<br>
    [版主回覆09/23/2009 19:09:45]<p><span style="FONT-SIZE:10pt;"><font face="Times New Roman">O</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10pt;FONT-FAMILY:新細明體;">K</span><span style="FONT-SIZE:10pt;FONT-FAMILY:新細明體;">!<span>OK</span>!<span></span></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0pt;FONT-FAMILY:新細明體;">感謝孔爸的熱情相挺<img src="http://l.yimg.com/f/i/tw/blog/smiley/39.gif"/></span><span style="FONT-SIZE:10pt;"></span></p>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