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從烏菲茲美術館往外拍的亞諾河與老橋。架空在商店上方的Corridoio Vasariano瓦薩利走廊,方便梅迪奇家族女眷往來於碧堤宮和舊宮之間。原本是柯西摩一世構思作為避難用途,但受到週遭的反對聲浪,不得不縮小計畫,為了趕在兒子的婚禮前完工,這個迴廊只花了8個月就完成。第2次世界大戰中因作為聯絡通道而活耀於歷史上,目前迴廊展示約70016-17世紀作品,平常不開館,得事先預約。老橋上搭滿各式各樣的建築,甚至還有橫木支架把小房子蓋到橋的外側,乍看仿佛是不堪重負的違章建築。




中世紀時,橋上到處是屠夫、鐵匠和制革工人,後來這些吵鬧骯髒的夥計都被趕走,換成金匠和珠寶商。這一換就塵埃落定4百年。華燈初上,閃著金光的鋪子,暖暖地映照著青澀的橋面


佛羅倫斯最浪漫的事就是義大利詩人但丁的初戀,這個故事發生在Ponte Vecchio老橋上,是市內7座橋樑中最著名的1座。但丁與貝德麗采的相遇,一生中總共2次而已,而且2次當事人之間都沒有發生過直接交談,可說是一見鍾情!第一次在127451,但丁剛滿9歲(詩人果然比較早熟),貝德麗采剛滿8歲。9年後2人再次相遇,地點就在老橋邊。但丁自己是這樣記述這2次見面的….


但丁在詩集《新生》中曾描寫9歲時見到貝德麗采時的感情:「這個時候,藏在生命中最深處的生命之精靈,開始激烈地顫動起來,就連很微弱的脈搏裏也感覺了震動。」 但丁還寫過這樣的詩句:「自從初次在凡間一睹她的芳顏,直到最後一次在天堂與她相見, 我對她的歌唱從來也沒有間斷。(《神曲·天堂篇》第3028行)」


「在那位高貴聖女第一次現身後,時間一晃就過了9...她又在我眼前現身了。這次她身裹雪白服飾,走在2個比她稍年長的女人中間..當她走過一條街時,她把目光轉向我所站立之處。我頓時忸怩失措,萬分心慌。她竟然向我點頭示意,把那不可言傳的款款深情傳遞給我。對我來說可視為一種天恩。我感到我獲得無以復加的天恩...那是這一天的9點整。(《新生》第3篇)」



 


(圖片來源:GoogleHenry Holiday1839-1927)的《The meeting of Dante with Beatrice但丁和貝德麗采的邂逅》,描述嫁了人的貝德麗采和她朋友們經過老橋,已經訂婚的但丁則在旁邊心痛地捂著胸口。



當但丁回到佛羅倫斯,再一次經過老橋時,他已經結婚了,而貝德麗采已去世2年。1290年貝德麗采去世,1300年但丁開始寫《神曲》,他把她寫進《神曲》昇華成最聖潔的女神,然後他們終於永遠在一起原來9歲時的事情也能這樣引導一個人的一生!9歲開始的愛情,2次看似虛無的相遇,一段漫長的時間,一次無奈的錯過,他們一生,有的只是擦肩而過,一生,沒說過一句話。可但丁用他一生的時間去愛她。


老橋中央的半身雕像是文藝復興精工之父Cellini切裏尼,代表作是領主涼廊裡描述柏修斯殺死蛇髮女怪美杜莎的銅雕。




架空在商店上方的Corridoio Vasariano瓦薩利走廊。



 


老橋上的人潮永遠這麼多啊!



打烊囉!老闆一塊一塊地安上老舊門板。這些門板仍完整保留原貌,樸實厚



離老橋相當近的Loggia del Mercato Nuovo新市場又稱「Loggia del Porcellino野豬涼廊」,建於1551年。高高的柱子撐起屋頂,四週沒有圍牆,裡面有各式的攤販跟人群。這市場當初是絲綢與各種奢侈品的集散地,19世紀因麥桿編織品成為大宗,所以又叫「稻草市場」。



市場南邊Via Porta Rossa Via Calimala 交叉口附近的《Fontana del Porcellino野豬噴泉》,是巴洛克大師Pietro Tacca1612年仿烏菲茲美術館的大理石野豬原型鑄造而成,後者已被毀或遺失。



安徒生童話故事《Metalsvinet銅豬》中的主角就是這隻!若把錢幣放在野豬嘴裡,然後摸摸牠的豬鼻子,據說可以帶來好運,或再度造訪佛羅倫斯。從閃閃發亮的豬鼻子可以想見有多少遊客來祈求好運。


【安徒生童話故事-Metalsvinet銅豬】


  這故事原收集在安徒生的遊記《詩人的集市》裏。主要描寫他在歐洲和東方旅行印象。他在佛羅倫斯看到這隻銅豬,故事的構思就從這開始,安徒生在想說明的是世上許多偉大的藝術家、科學家、作家和詩人,不少出自下層貧民,由於出身寒微,沒有適當的土壤和培養的條件,這些有才華的人不是在貧困中被淹沒、摧毀,就是中途夭折。這篇故事中的小傢伙就是個生動的例子。他有藝術家的氣質和天賦,但沒有機會發揮而過早夭折這也是人類文化的損失。



回到領主廣場,和大衛補拍一張合照。在領主涼廊裡聽街頭藝人的音樂演奏時,遇見一位來此開會的台灣女孩,大家相談甚歡,還相約晚上一起去酒吧小酌一杯。起身準備回家時,赫然發現瑾不見了?怪哉?她跑去哪兒了?算啦!這兒離民宿也才10分鐘路程,她身上帶著地圖應該不會走丟的,說不定現在已經在家享用韓式料理大餐呢。結果我們到家了,瑾還沒回來,房東覺得我們這4個女生很不可思議,每次問伙伴去哪兒,何時回來,我們都答不上來。不過我們與台灣女孩聊了半小時咧,瑾是走到哪裡啦?吃完晚餐瑾終於到家啦,原來她在領主廣場拍完照以為我們回家了,匆忙中又看錯地圖,所以才會比我們晚到家!後來那台灣女孩打電話來,說有些累了,不去酒吧,大家也懶得再出門,洗完澡就去睡覺啦!明天可要早起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湘 的頭像

愛湘隨

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